首页>王姬:岁月打磨出万种风情
15
王姬:岁月打磨出万种风情
  1. 王姬banner图.jpg
  当王姬一身落地长裙,优雅地端坐在镜头前时,她的微笑与谦和并不会使她本人显得娇弱,反而在温柔里多了一点点刚毅,平静中自有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在其中。
  王姬是个有态度的人,不附和,不中立,是非曲直表达地特别直接。这或许在娱乐圈中并不算聪明,但也由此形成了她特有的魅力。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经历磨难,自然散发出属于自己的精彩。无论顺境还是逆境,王姬都用她满腔的热情,去尽情地拥抱现实,痛饮生活的满杯。

主持人:高莉 编导:魏文欣 文字整理:胡莹莹
摄像摄影:张海振、李文召 剪辑:李文召
访谈实录
导语
聊性格:被逼出来的女强人
做母亲:有娇惯女儿的一面
谈事业:艺术不能被资本玷污
尾声

导语

  也许是因为《北京人在纽约》里阿春给人留下的记忆太深刻,印象中的王姬身上好像也应该带着美国式痕迹:T恤短裤,手上大包小包,走路永远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所以当王姬一身落地长裙,优雅地端坐在镜头前时,她的微笑与谦和并不会使她本人显得娇弱,反而在温柔里多了一点点刚毅,平静中自有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在其中。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气场”吧——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开始忘记王姬的身份,倾听她对生活、家庭与事业的感悟。  

聊性格:“女强人”是被环境逼出来的

  “女强人”是个敏感的话题。一般来说,“女强人”们总是有着对未来近乎完美的计划和极强的执行能力:一方面,她们专业、果断、理智、敏锐、高效;另一方面,则意味着强势、控制欲、压迫感、防御心和功利主义。   王姬饰演过很多“女强人”:《北京人在纽约》中的阿春、《罪证》中的林寒冰、《护国良相狄仁杰》系列中的武则天、《大风歌》中的吕后。剧中的她风情万种却不失稳重,理性坚强又满怀柔情。甚至有人说,她塑造的角色“颠覆了一个时代对于女性的传统观念”。   也许是因为演绎过太多类似角色,王姬对“女强人”这个人物标签有着更深刻的认识:“女强人这个词,多数从男人嘴里说出来的都带有点贬义,就觉得没女人味,跟男人婆似的;但女人要说女强人,就代表崇拜,有点觉得羡慕的意思。在我心目中女强人是比较中性的,代表职业女性。”王姬在采访中说,“环境造就人,女人成为这样,是因为环境不允许你去依人,不给你提供。就像有些女导演为什么会伶牙俐齿,完全像男人婆一样,她在那个位置,她不这样,她就没有办法驾驭整个剧组,她震不住,她没有这种震慑力别人谁听她的?那她索性温柔的去当一个乖乖的小女子场记就好。”       1987年,25岁的王姬离开了北京人艺,身揣60美元远赴美国闯荡生活。面对经济上的窘迫,王姬不得不选择打工度日。她开始工作,摆地摊、当编导、做广告销售商、小旅馆的值班经理、商人等等。生活上的磨难养成了王姬豁达洒脱的性格,随后,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出演了《北京人在纽约》,并凭借这部作品荣获第12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女主角奖。   “我们这一代从小的教育是妇女能顶半边天,从来不跟男人认输,永远是跟人家一争高低的心态。如果什么时候天下太平了,男人知道关爱女人,可能我们小女子的那种性情也就会慢慢的渗透出来了。”生活不相信眼泪,收敛起“小女子性情”的王姬开始散发出一种别样的魅力:成熟、性感、干练,同时女人味儿十足。   尽管是被“逼”出来的坚强,但在面对可选择的情况时,王姬仍然倾向去做一个大写的女人:“我觉得你作为一个职业女性这样会好一点,因为你自己不娇惯自己,在一个弱小女子看来这是一个困难,但在我看来这没什么,再正常不过。甚至我觉得身边有很多男人都不如我们内在的承受力强。这是职业妇女必然经历的心路历程,你必然要把自己打磨成这样,你才能经外面的风雨。”  

做母亲:我也有娇惯女儿的一面

     生活中的王姬是位坚强伟大的母亲,与一双儿女的相处是她最幸福的时刻。2008年奥运会期间,王姬和女儿高丽雯一起搭档作为服务奥运的城市志愿者,这个年轻的高挑女孩儿迅速吸引了不少目光。高丽雯遗传了妈妈的美貌,外形漂亮美艳的她精通多国语言,成绩优异,也颇有演艺天赋。但当面对女儿想要在娱乐圈发展的想法时,王姬犹豫了。   “我原来真的不希望女儿也进这行,我太知道在这一行里面作为一个女人没有一个正常的日子过的。”也许有些人并不清楚,王姬这句话的背后是无尽的伤痛——当年王姬在拍摄《北京人在纽约》时有孕在身,由于怀孕时的紧张生活和拍戏,儿子天生残疾,智力障碍,这也成了王姬永远的痛。       “做演员,不说这个时间东跑西颠,完全没有办法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甚至我都建议女儿说只要当演员,第一你别结婚,第二别生孩子,因为你不配当妈,你根本没有办法完成当妈应该给予的东西,你不能光生不管养,这是我经过自己的惨痛经验总结出来的。”   但这并没有改变高丽雯的想法。这个出生自美国洛杉矶的年轻女孩,有着和当年王姬一样的坚强意志。百般思索后,王姬选择了尊重女儿的决定。   星二代头上有很多光环,也有很多诱惑。深知这一点的王姬在对待女儿的问题上有些紧张,但同时也表现出了足够信任,电影电视剧也好,综艺真人秀也罢,王姬并没有在类型上做出太多限制。不过在她看来,如今的真人秀成了一个巨大的名利场:“我参加过《我不是明星》,给她助过几次阵。有人说我这当妈的从来不会找各种路子,去使劲,拼命把自己孩子塞进去,可我本身就不是急功近利的人,我也不愿意那样。她有她的造化,那是她的事,儿孙自有儿孙福,何必呢?而且做真人秀无非是提高一些知名度,可能多赚点钱,但是对一个好演员来讲于事无补,毫无意义,何必呢?”   一连两个“何必呢”,将王姬的态度表现地十分明朗:“说句心里话,我也希望孩子能够比她现在做的更好,更优秀,但是我的标准又有点中西混合式的,我并不想强逼着孩子变成我心目中认为的对社会有用的人才,我还是比较有娇惯的一面,只要孩子高兴就行了。”

谈事业:艺术不能被资本玷污

  2016年8月,王姬宣布参演喜剧电影《大导归来》,在片中饰演一名雷厉风行的传媒公司董事局主席。这部电影由实力派演员李诚儒亲自执导监制,主要讲述了一名超级IP拥有者,在与几个影视界超级巨头的周旋中,身陷“艺术受金钱压迫”的窘境。大导身边的环境变得光怪陆离,嬉笑怒骂的各色人群萦绕周围,上演了一场颇具喜剧色彩的啼笑皆非的故事。   这部作品将目光放在“IP”上,目标直指当下电影市场中最火的一个词。近两年来,IP以攻城掠地的速度影响着资本的走向,最明显的变化就是电影资本市场从“剧本找钱”,逐步转变为“钱找剧本”。 “它这个内容挺吸引我的,讽刺了当今影视圈、娱乐界的很多现象。但我觉得李诚儒剖析得还是不够深刻,揭露得不够血腥。”在被问到为什么会选择这部作品时,王姬说道。       资本追逐IP,背后的驱动力是希望IP快速兑现利益,时间和经验成了最容易被忽略的因素。电影变得与其他没有太多文化属性的产品一样,重要的不是艺术标准,而是怎么卖,以及能够在哪几种渠道上卖。“很多人脑子热,完了动不动用大数据说话,动不动说所谓的粉丝点击量。这些都是他们做的,谁知道真实性在哪里。”   相比新进入者对局势的乐观判断,王姬的这番话显得有些悲观保守。而这种心态背后,是传统电影人对电影事业的敬畏。   “有这么多热钱涌进来,基金也好,热点也好,盲目地把它推向资本市场这种运作,其实艺术已经被玷污了。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有良知的人还在这儿呐喊,在这里等待,在这里愤懑。所以我觉得《大导归来》这部戏挺应景的,希望我们通过喜剧的方式,能够让大家能够悟到更深层的用意。”

尾声

     和王姬交谈的时间并不长,但能够清晰得感觉到,她是个有态度的人,不附和,不中立,是非曲直表达地特别直接。这或许在娱乐圈中并不算聪明,但也由此形成了王姬特有的魅力。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经历磨难,自然散发出属于自己的精彩。无论顺境还是逆境,王姬都用她满腔的热情,去尽情地拥抱现实,痛饮生活的满杯。  
salon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