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军情
  2. 国际军事
  3. 深度评论
  4. 独家
  5. 图片
  6. 图片
  7. 武器
  8. 边警
  9. 军图
  10. 武器
  11. 视频
  12. 军史
  13. 政策
  14. 节目互动
  15. 节目互动
  16. 国防之声
  17. 对台广播
  18. 海峡军事漫谈
央广军事 > 关注
投稿:ygjs@cnr.cn
联系我们:010-56807231

揭秘中国顶级狙击步枪:这名女子造枪世界第一

2017-11-20 15:18:00  来源:央视salon365  说两句  分享到:
  “央视salon365”公众号11月19日消息,对于一个国家的军工产业而言,最尖端的制造,并不单指导弹,战斗机,航母等高科技装备,一支枪也是这个国家军工制造最尖端科技成果的一种展示。   经过上百年的发展,建设工业已经成为我国轻武器研发制造的领军企业。从步枪到手枪、冲锋枪、机枪,这里可以生产上百款枪支,是我国轻武器领域产品谱系最全、核心技术最多、生产规模最大的企业。产品出口全球几十个国家和地区。而且已经有多款自主研发的产品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有一款枪支甚至进入了世界枪族的第一梯队。   三年时间励精图治 国产狙击步枪国际夺魁   在中国最大的枪支生产基地,中国兵器装备集团狙击步枪项目负责人范方梅带上白手套,像问候老朋友一样,擦拭着一只85式7.62毫米口径的狙击步枪。   本文图片均来自“央视salon365”公众号   这是模仿 苏德拉戈诺夫 的7.62毫米半自动狙击步枪研制而成的,1985年,这只高精度狙击步枪在这个兵工厂定型生产。   按照统计,近代战争用一般的步兵武器击毙一名对手,平均需要消耗2000发子弹,而使用狙击步枪则只需要消耗1.7发子弹。共和国的军事装备,在70年代末,就开始着手自主研发自己的高精度狙击步枪,范方梅手中的这只步枪,800米内可以准确击中目标,是20年前中国开始出口的第一只狙击步枪。   2009年,国际狙击大赛,中国选手使用国产7.62毫米口径狙击步枪参加比赛,令人意外的是,由于枪支的精度不够,中国选手第一轮就被淘汰出局了。   一个有着百万军队,有着全体系生产链条的中国军工制造,竟然没有一支合格的狙击步枪,比赛失利的消息,深深刺痛了范方梅。她决定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把枪做出来。   衡量一款狙击步枪的精准度,国际上通常使用的指标是角分,如果射手所持狙击步枪精度为1角分,则意味着该枪在100码距离上的 射弹散布直径 为2.9厘米。而我国仿制的这款85式7.62毫米狙击步枪 在100码内的精度水平只有3-5角分,而国外狙击步枪却能达到1角分,远远超出中国狙击步枪的精度。表面上看,这只是精度上的丝毫差距,但对于一个国家的军工制造来说,却是枪支生产技术水平上相差万里的区别。   2009年,范方梅担任狙击步枪项目负责人,这位爱枪胜过爱口红的女设计师,开始查阅85式7.62毫米狙击步枪研制阶段的资料和试验数据,收集国内外狙击步枪发展动态。凭借女性独有的敏锐,终于找出了这款步枪精度不够的内在原因,半自动装填方式,让步枪在射击过程中存在运动,而且枪、弹、瞄准镜也没有匹配设计。   100米距离,一个硬币大小的射击范围,这是范方梅负责研发的7.62毫米高精狙击步枪的射击精度。2丝,0.02毫米,一根头发丝的粗细,这是这款步枪试制样品的零件加工精度。   制造一支枪涉及几十个加工环节,每一个环节都会影响枪支最终的精度。机加班组的组长屈军正在加工7.62毫米高精狙击步枪的零件,他们这个班组要通过车、铣、线切割等机加工序,加工出7.62毫米高精狙击步枪所需的大部分零件。   为了达到范方梅设计图纸上提出的精度要求,屈军和他的工友们已经忘记了自己究竟熬了多少个夜晚,加了多少个夜班。   机匣加工是这项试制工作的瓶颈,要在内径26毫米的盲孔内挖出一个深238毫米的孔,而且误差必须控制在两丝以内,这是从未有过的挑战,即便花高价买来工具也达不到要求。在反复的摸索中,屈军甚至自己动手改造工具,最终做出了符合技术要求的机匣,顺利试制出7.62毫米高精狙击步枪。   黄建21岁就在兵工厂上班,跟着父亲学枪支装配,如今,父亲已经退休,而他也成长为这家兵工厂的枪支装配工,经黄建的手装配的枪 已经多达几万支。一支7.62毫米的高精狙步枪总共有100多个零部件,组装起来需要三个多小时,大到枪管小到一个螺丝,每个零件的安装都会影响枪支的射击精度。就拿这枚25毫米M6型号的螺丝来说,它是用来连接枪身与枪托的,黄建需要用内六方扳手拧十四下将它定位完成。   千分之十毫米是高精度狙击步枪组装允许的最大误差,而经黄建之手组装而成的枪支误差不超过千分之二毫米,这相当于一根头发丝的三十分之一。   在枪支动态测试试验室里,每一支步枪装配完毕后都要拿到这里进行室内射击试验。要想达到国际标准,这支高精狙步枪就要在一百码距离内,连续三发子弹击中不大于一元钱的硬币,然而这一次试验,并没有达到范方梅想要的效果,这给了范方梅当头一棒,一下子打到谷底的感觉。   问题最终出在了枪管的弹道上,看似简单的一支步枪,其实是军工制造最尖端的一项技术。试验的失败,使得范方梅只能带领团队,重新在400余根枪管,8万余发子弹,8万多个试验数据中,重新设计这支步枪的枪管内膛。   范方梅:枪、弹、镜,我们真的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不断通过实验找到影响精度的因素,然后我们去控制这些参数。   优化后的7.62毫米口径高精狙步枪,能不能达到国际精度标准呢?今天范方梅要带领设计人员一起去进行户外打靶试验,范方梅屏气凝神地观望着观靶镜,帮助射击手做最后的准备。   百米开外,三发子弹连续击中靶心,这次打靶成绩达到0.5角分的国际精度先进水平。   2012年7月27日,中国代表队第一次带着这只国产7.62毫米高精狙击步枪,在哈萨克斯坦参加了国际特种狙击手比赛,获得了17个比赛科目14个领先的优异成绩,两个小组以绝对优势分获总分第一名、第二名。对于比赛来说,这仅仅是一场胜负,但对于中国军工制造来说,这却是工业制造水平的巨大进步。   一天试射子弹数千发 试枪员实弹见证中国顶级狙击步枪成长史   一款枪支从定型到批量生产,对于研发者来说也只是万里长征走出第一步,枪支的各项性能还需要时间的检验,而枪支性能的提升离不开国内装备制造水平的提升,更离不开一代代研发人员精益求精的态度。   幸宁波,2008年从部队退伍后进入建设工业,成为了一名年轻的试枪员。试枪员的工作就是实弹测试下线枪支是否能够正常工作、精准可靠,所以幸宁波每天有5个小时,就是在不停地打枪,一天就要试射几千发子弹。九年的时间里,他先后试射过十余款枪支,每年射击完的子弹壳都可以堆成一座小山。   今天幸宁波要试射的是由范方梅研发的7.62高精狙击步枪。尽管2011年已经定型交付使用,但是范方梅一直在寻找继续提高这款狙击步枪精度的方法。而最终精度是否提高,提高多少,则交由试抢手来进行实际检验。这个室内靶场里一共有20多位试枪手,但能够达到7.62高精狙击步枪试射工要求的不到十位,幸宁波便是其中的一员。   从2011年7.62高精狙击步枪正式上市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六年的时间。从幸宁波手中发射出的子弹已经无从计数,让他感到自豪的是见证了这款枪的精度日益提高。   今天范方梅来到了精锻车间,和工人一起检验枪管的锻造。目前枪管的检测采用人工与机械相结合的方式,一旦发现问题就要立刻进行修改,甚至直接报废。对于范方梅来说,加工的每一个环节都会最终影响到枪支的精度,要想提高精度,就必须静下心来挖掘每一个细节。   范方梅始终坚持精益求精,她和她的团队平均每年都要对7.62高精狙击步枪进行上百处改进,小到一个工艺参数,大到产品结构甚至加工工艺。以枪管的内膛为例,为了延长产品寿命,适应高温雨水等恶劣环境,过去一般是通过表面镀铬来进行处理。镀铬会有先天性不均衡的问题,看似薄薄的一层铬会改变枪管内膛的尺寸和光滑度,进而影响到枪支的射击精度。范方梅反复试验,终于找到一种新的替代方案:枪管不度铬,在提高射击精度的同时,依然还能够抗腐蚀。   今天,建设工业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95式自动步枪的总设计师朵英贤,他也是中国目前唯一的一位轻武器专业的工程院院士。   作为中国第一款自主研发的小口径自动步枪总设计师,工厂里的每一个生产环节都让朵英贤感到亲切,一支支新一代步枪就是在这个生产基地完成制造,装备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们的手中。   在这间枪支展览室里,朵英贤院士又一次端起了自己20多年前设计的95式自动步枪,感慨万千。   中国工程院院士 朵英贤:我都认不得了。现在来讲平均水平都差不多了,但是归根结底所有的武器,都牵扯到两个问题,一个我们在材料技术上比西方国家还是有差距,人家搞了200多年,我们才几十年,一个是我们的药还不稳定,但是能量都已经有了,现在就是要往稳定了走。我们最希望的工艺要先进,造价很简单、很便宜,经久耐用,很便宜,它主要是这样,精益求精。   半小时观察   中国工程院院士朵英贤告诉我们,经过几十年的追赶,中国自主研发制造的枪族在不断缩小和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但是感到自豪的同时,我们还是要认清差距在哪儿,不是在设计方案上,而是基础材料,像枪的主体材料,既要轻,还要坚固,要有一定的延展性,要耐高温,耐压力,抗腐蚀,不止是枪,航母的飞行甲板,潜艇的耐压壳体,坦克的外挂装甲,这些都需要强大的基础材料去支撑,而基础材料的研发没有捷径可走,任何一点进步都需要不断积累,才能厚积而薄发。
责编:刘鹏
参与讨论 我想说
salon365